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五:经受魔鬼的诱惑

  • 作者:已过|
  • 来源: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
  • 2018年05月09日 16:09|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五:经受魔鬼的诱惑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本文为第五十五篇连载。

言行举止,是品性的折射;诸事之中,皆考验人心。如此,人生就像个考场,处事之道中优劣自显。

要想家人和睦,首先自己就要做到心平气和,不可轻易发怒;凡事在要求别人之前,应该先要做好自己;想要去爱他人,就要懂得他人真正的需要……倘若照此而行,并持守爱的初衷,一家和睦的日子就不远了。神啊,你的启示总能令我茅塞顿开,并能给予我力量和希望!

我知道,要想做到这些并不容易,但入微的耐心也是爱的体现,所以我的神啊,我愿意为了爱去努力!籍着与神的交流,我放下了心中的愁怨,只是蓦然间的一个转念,我就留意到了父亲的变化。

怎么我这次回到家里后,父亲好像一直都是一副不敢面对我的样子?言语间,他还总是对我牵强的笑着?我知道了,这就是我上次离家前,我对他发怒的后果。

父亲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他在我眼中是暴虐无情的,家以外的人却都说他好脾气?在我对他大发雷霆时,他那双眼深处的隐痛,瞬间就触动了我的心灵,那一刻我在父亲的眼中,分明看到的只是一个痛苦无助的灵魂,而他那痛的根源又是什么呢?

每当父亲碰触到文革话题时,他常是泪光暗闪,那是最为令他心有余悸,而又不愿回首的往事:文革中,我太爷兄弟二人分别自杀身亡,我爷爷坐牢九年,我父亲在任人凌辱中苟且偷生……这些,我听家里家外的人说了无数次的往事,它对我来说一度就只是故事,但这对于父亲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我懂了,是那个时代扭曲了父亲的心灵,这就是他那隐痛的根源!

我可怜的父亲,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了,那是你从未释怀过去,你的创伤也从未愈合;你在面对无法理解的患难中,选择了自我麻痹;你的屈辱和愤怒无处发泄,打骂我的母亲和我们,也就成了你唯一的宣泄点,并且天长日久,这就成了你的习惯!不管怎样,我感谢你父亲,至少你选择了坚强的活着,并尽其所能的养活了一家人,这已经是你全部的努力了,也是爱家人的全部表达了,我怎么还能对你心怀怨恨呢?

想想我那大逆不道的行为,再看看眼前的父亲,我真是又自责又难过!想我自己都是这样对待父亲,我又有什么资格教训大弟弟呢?虽说我俩的出发点不同,但我俩在行为上的恶劣本质,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我首先就要从自己做起,在父母面前做个真正恭敬、孝顺的儿女。我已经看到了,不管是人对我还是我对人,以恶制恶的粗暴行为,所带来的只有伤害;唯有发自内心的爱,才是化解一切伤痛的良药。

即刻,我就带着忏悔的心,开始由内而外的给予父亲敬重,并从给他倒茶等点滴的小事做起,去真正关怀他的需要。我希望一天,父亲不再是因为怕我而牵强的笑,因为他这样的笑容里装着我的罪,这比往常他对我的冷面孔,更让我感到难过;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父女再相对时,他的脸上会是发自真心的、有温暖有幸福的、充满爱意的笑容。

第二天早饭后,父亲还是没有直视我,但他却主动跟我聊天了。我想,难道我的表现,这么快就有效果了?我正疑惑间,父亲便话锋一转,就把话题扯到了一个远亲家里,与此同时他的眼中就泛起了异彩,并满脸都是兴奋。

“闺妮,就你表姨家那新姑爷可神了,他家弄的就跟寺庙似的,凡是上他家去的人都得先烧香磕头,不然都不让进门;我这也是头一回跟他见面,可他看到我就说:‘你家二女儿跟佛有缘,等你见到她务必让她来一趟,她要是能来,日后必定飞黄腾达’你说神不神?他说你要是去了,日后比他的本事还要大……”父亲越说越激动,恨不得即刻就想带我去见那人。

向来不信鬼神的父亲,何竟对此深信不疑?我真是深感诧异!看来,邪灵的力量还真不小,也真是不遗余力!若是以前,我会毫不犹豫就会跟父亲去找他的,因为以前我还不明白真相;可是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唯有耶稣,才是我唯一可以信赖和依靠的力量,所以现在无论任何奇事,都休想动摇我的信心!

原来,父亲主动和我谈心是有目的的,他只是想说服去找那人,也好让我来日的飞黄腾达,可以让家里跟着沾光。我若真去见那人,我也真能让父亲如愿以偿,因为神也在对我说:“那人所说的,的确可以成真,你要去吗?”

哈哈,我的神啊,你又何必考验我呢?我知道这是魔鬼的陷阱,走它的路是能带来物质上的财富,但那只是用灵魂作为代价的交换!神啊,我若连这点都看不透,我不就辜负了你对我的良苦用心了吗?那我历经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我吃了那么多苦,不也就白吃了?

马太福音4章8——10节:魔鬼又带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他看,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耶稣说:“撒但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敬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

神啊,我在这事上是值得你安慰的,我也真是高兴,因为你在这事上对我的锻造,是成功的!我已经能分辨出魔鬼的路数了,并且我发誓:我绝不会去找那人,我的心也绝不会再转向别神,我也只认你是我的神!

看着父亲那一脸的火热,我还真有点不忍心打击他。我知道他正在被魔鬼利用,可这话我又不能明说,因为他是理解不了的。但,我还得必须让他打消这个念头,不然这就是隐患。于是,我摇摇头不屑的一笑,说道:“爸,我还用他说我和佛有缘没缘吗?和我说这话的人多了去了,您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他说你就信?我就这么跟您说吧,就算是佛说我和他有缘,我也会对佛说我和他的缘分尽了;现在我只信基督,将来我也只信基督,所以他要再说让我去,您就把我的话告诉他,他自然就死了这条心了!”

借此,我再次向父母说了,我在《圣经》中了解到的,关于真神和假神的区别,和供奉假神的危害等等。对此,母亲听了自然是欢喜的,可父亲却显得不置可否。

“爸,他说他信佛,可真正信佛的人,是不会给人看风水、算命什么的,那只不过是打着佛教旗号的旁门左道……”我耐心的劝解着父亲,希望他可以及时从迷惑中走出来。

父亲见我没能随了他的心意,他早就没了兴致跟我聊下去了,看着他那一脸隐忍的不耐烦,我忽然意识到:我需要胜过的,或许从来就不是眼前的人,而是要胜过隐匿在人后的魔鬼;从我自身到每个人的背后,或许本身就是一场属灵的征战!是的,看父亲的人虽在我眼前,但他的心已然被魔鬼迷住了,所以我的话他根本就听不进去。无奈之下,我只得严肃的道:“爸,不管怎样,切记咱家以后千万不要再供什么了,这点听我的没错。”

父亲信誓旦旦的应着,我知道我是勉强不了他的,我也就只好言尽于此了。

15日一早,按照通知,我来到了镇上的巡回法庭。我刚走到镇政府大院前,迎面就来了小娄和他的姐姐、姐夫,及三名律师,一行共七个人。小娄虎视眈眈的看了我一眼,就像是满载着必胜的信心,在向我示威一样。时隔两年,他这嚣张自负的德性,倒真是一点没变。

面对他如此兴师动众的阵势,再想想他那在检察院工作的好友,我也只能是默默祈祷了,因为我唯一的指望就是神,并且我也坚信:神就是我的盾牌,也是我利剑;我必因神的同在,而得顺利。

依照诉讼程序,审判员对我们开始了庭前调解。调解的过程中,小娄对我的陈述无可辩驳,于是他便恼羞成怒的拍案而起,指着我就破口大骂起来。

在调解的答辩中,他没能在我们一起生活的期间里,挑出我任何的不是,对于我的控诉他又无法否认,可他却仍不知羞愧,反而还是这么的嚣张无礼!我真是为他的愚蠢感到悲哀!

审判员和书记员,不约而同的看向我,他们的眼中满是怜悯和诧异;

而我只是满心苦涩的沉默着,任凭小娄随意辱骂我也没还口。

“啪!”审判员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对小娄怒道:“你他妈的给我坐下,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他妈的是你撒野骂人的地方吗!?”

我吃惊的看着审判员,见他已是怒发冲冠,我差点笑出来,我想他这是被小娄气疯了吗?不然,他怎么也骂起脏话来了呢?

小娄惶恐的坐了下去,审判员似乎也觉得自己失态了,于是他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这才继续的问起话来。可是没过一会,审判员就又被小娄激怒了,随后我就成了旁观者,因为接下来皆是审判员与小娄他们之间的唇枪舌剑,我反倒是无事可做了。

审判员问明我唯一的诉求就是离婚后,他就让我出去回避了。

“到底是他们离婚还是你们离婚?那你们就都给我闭嘴!”审判员在对他们怒吼,我却悠闲的坐在门外的台阶上,看着天空静享安然?我不由欣慰想着:神啊,我看似独自一人,谁能想到审判员会成为我最有利的辩护者呢?你真是总能给我意外惊喜,又不断让我看见奇迹的神!

临近中午时,我并未费任何力气,就顺利的拿到了离婚调解书,这一刻我真是如释重负。小娄他们刚走出房间,书记员就握住了我的手,他语重心长的说:“丫头啊,你再找对象时可要把眼睛擦亮点啊,可不能再找这样的垃圾了,就这从头到尾连句人话都不会说的人,你是怎么忍他这么久的呢?也真是够委屈你的了……我衷心的祝你幸福,你也一定要让自己幸福起来啊!”

审判员也凝重的说道:“是啊,丫头,你选择离婚是明智的,今天要不是在这个场合,我们俩非揍他一顿不可,作为过来人,我也给你点经验之谈,找对象就得找正直、善良、有担当的男人,最起码也得找个善良的人,因为善良的人至少能够善待你……你真得要让自己幸福起来呀,不然你对不起我们的期待!”

神啊,他们俩也是你派来的天使吗?他们不但给予了我最大的帮助,并且还给予了我最诚挚的安慰、鼓励和祝福,我真是又要被感动的落泪了。相比之下,谁是我的亲人,谁才是爱我的人呢?

路加福音10章27——37:他回答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耶稣说:“你回答的是。你这样行,就必得永生。”那人要显明自己有理,就对耶稣说:“谁是我的邻舍呢?”……他说:“是怜悯他的。”耶稣说:“你去照样行吧!”

想想卢姐姐、马阿姨等等,这些给予我帮助,并令深受感动的陌生人,他们的怜悯和同情,不也是爱的诠释吗?所以,那爱我的无论是谁,他们都是我的亲友;那不爱的我,即便是骨肉至亲,即便是同床共枕的夫妻,又能怎样呢?

我心怀感激的谢过他们,就带着我收获的温暖和感动出了房间。这时,小娄他们还在大门外,他们正在商议着去吃饭的事情,我和小娄就像来时一样,再次有了目光的交接。只是,他此时已然没了那份骄傲与嚣张,他看着我满眼都是追悔和不舍;伤感中他欲言又止,最终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他这追悔的模样,我已经预想了无数次,我想我会在那一刻,回敬给他一个解恨的嘲笑的。我现在终于看到了他的追悔,可我发现我并不恨他,我只是很难过,只是怜悯他的愚蠢和可悲之处。我很想对他说,不要恨自己的母亲,可我并没有开口,因为以他的心思,我若真的这么说了,无异于火上浇油,他也就会更恨他母亲的。

这短暂的相望之后,我就伤怀的转身离开了,从此我们之间就再也没了瓜葛。我知道,这对于我来说,这是一段痛苦的结束,而对于他们母子来说,就是新的痛苦的开始。

后来,在别人的口中得知,小娄回家后就跟母亲大吵了一架,随后他就丢下母亲外出打工去了;他的母亲便气急败坏的,到处说是我蛊惑了他的儿子跟她反目,她正在败坏我名声时就病倒了,两年后她就在她女儿家去世了;而她直到死都在恨着我,小娄也一直在恨着她,直到她去世也没能原谅她。这样的悲剧,真是太悲哀了。

他们母子都不是恶人,他们仅仅是太自私了。愿人能在我们的悲剧中吸取教训,要知道:婚姻是平等的,要想有爱的收获,就要有爱的付出;爱不是用来践踏的,而是用来珍惜的;狭隘自私的心,也终是害人害己的毒药。

再次离开家门前,我恳切地对父亲说:“爸,那次我不该跟你发脾气,我也只是受不了您打我妈而已,爸您要是能善待我妈,以后我们都会好好孝顺您的,如果我妈要真是因为您有个不测,您也不想想,我们几个谁能原谅您呀?所以说您善待我妈,也就是在善待自己。”

“哎呀,都这岁数了还打什么呀……”见父亲满口应承着,我心里也就轻松了许多。我相信,不管有多少问题需要面对,也总有一一解决的时候,因为我相信我的神。

我回到了庄子身边,但我爱他的心已然渐渐死去,我也只是在等待着,那个让我痛到放下的时刻。因为,我现在还是放不下。

转眼,到了七月底,院里的一个重要人物过生日,晚上大家一起去附近的KTV狂欢。我讨厌那样的场合,加之我又有着不好的预感,我就跟庄子说我不去,可他非逼着我去,为了避免争吵,我也就只好随了他。

灯光昏暗的包房里,大家推杯换盏,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他们不时吼唱着古惑仔中的主题曲。我忍受着心脏的不适,躲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他们;倍感煎熬中,我的心随着思绪漂浮而去,我仿佛也就脱离了这里的一切,这样在我的世界里,也就不存在时间感了。

当我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时,已经是夜间一点多了。我见有人已经离场了,我就示意庄子我们也该回家了。随后我和庄子、胖子、小丽,就一起出了包房。

他们都喝得踉踉跄跄了,我没喝酒自然也就走的快些。我一边走着一边担忧着,走上大院前的人行道时,我想马上就到家了,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我刚想到这里,我就被迎面而来的,同样是脚步踉跄的两个男人拦住了去路,其中一人磕巴的说:“哎,哎——”他一连哎了好几声,我也没弄明白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正在想他们是不是认识我,庄子就怒吼着扑向了那两人,胖子见状也不问青红皂白就冲了上去!只是瞬息之间,这个四个人便打成了一团。庄子捡起一块石头向对方猛砸;胖子竟掏出一把刀来,一下就扎在了其中一人的手臂上;暗夜的灯光下,灰色的地面上,忽地便是一片暗红淋漓!我从惊呆中回过神来后,就拼命的喊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呀?你们快住手,不要打了!”

然而,这些失控的疯子们,又有谁能在乎我惊恐的喊叫声呢?因为他们真是疯了!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四:爱与伤害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本文为第五十四篇连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所有。未经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五:经受魔鬼的诱惑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