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六:一朝生恨背离神

  • 作者:己过|
  • 来源: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
  • 2018年05月18日 18:04|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六:一朝生恨背离神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本文为第五十六篇连载。

因爱生恨,常是人容易陷入的误区;对于自己的可恨之处,也常是人看不见的,因为他缺少一面能真正看清自己的镜子,那就是真理。

这四人激烈的打成了一团,那两人在抵挡中节节败退,庄子和胖子却是不依不饶的穷追猛打。他们一路向东而去,他们身后留下的是一路蜿蜒淋漓的血滴,还有我声嘶力竭叫喊:“你们快回来,不要追了,快回来!”

庄子俩人终于停手了,只是他俩刚往回走了几步,那两人就又回过头来叫嚣;胖子仿佛已从我的惊叫中感受到了什么,所以他径直就回来了,可庄子却又追了过去!

那两人的驻足处有所高档公寓,他们就是这公寓里的保安队长和他的跟班。就在他们动起手来时,我就想起来了,这两个人在我那买过影碟,我清楚的记得他们说过,他们手下有着近百名保安,并且就在这所公寓里。他们方才并无恶意,或许只想和我打个招呼,可是庄子上来就打,我们谁也来不及解释,这一切就这么措不及防的发生了。庄子却不顾我的千呼万唤,现在竟追去了人家门口,这不是作死吗?

果然,庄子刚跑上前去,一群手持钢管的保安就从公寓路口内冲了出来,庄子一下就傻眼了,他愣了一下接着转身就玩命的往回跑!

他一口气跑到了大院前,我刚要去扯住他,然后为他的愚蠢给他个嘴巴,可我还没来得及,他一回头见那些人已经转身回去了,他即刻就又跳过去叫骂了!那些人彻底被激怒了,当他们再次席卷而来时,我们也就只有逃命的份了。

胖子率先跑没影了,我和庄子还有小丽在被他们追上的瞬间,就一起涌进了光头的房间。光头是大哥的司机,之前出去办事时他的腿摔断了,他现在正一动也不能动的卧床修养,所以在没人帮他关门的情况下,他的房门就只能开着。而这,也就成了摆在我们眼前唯一的逃生之门!

我们的忽然闯入,吓的光头一脸惊愕,他正一头雾水的询问着,他的门上便“砰砰砰”的被钢管戳出了几个洞。门外的人在呐喊着“开门!”;光头在床上惊呼着“怎么回事!”;而我们三个,除了惊恐万状的盯着门上那一根根进进出出的钢管,就什么也顾不得了!

只是顷刻间,这扇门就被戳成了蜂窝,那些愤怒的保安随时都可能破门而入,那我们也必将倒在乱棍之下!就在这时,一向娇滴滴的小丽,猛的就抬起了她那穿着高跟鞋的脚来,对着我们身边那扇封死的侧门就是一通狠踹!

好在这侧门比较简陋,她很快就在门上踹出个大窟窿。“还不快跑,想等死啊!”小丽急切的丢下这句话,她就从门上的窟窿穿过去不见了;我和庄子紧随着其后,穷途末路之下,我俩也只好顺着走廊跑进了KTV的大堂。

自从这院里的KTV闲置下来后,KTV的包房就成了院里人的住房,而这大堂就成了杂物间。此时这里堆积如山的桌椅等物,倒成了我和庄子藏身的屏障,可这还不够,我忙提醒庄子把大堂的电闸拉下来。他跑去墙壁前拉下了电闸,顿时这里便是一片漆黑,当他再回到我跟前时他手里却多了两把砍刀,那刀在他手中高举着,就像是困兽的利爪一样。

“你们干什么?我一个废人,你们打我做什么!”走廊里回荡起了光头的连声叫喊。无疑,他们已经闯进了他的房间,并在殴打他。我想庄子要真是条汉子,他会勇敢的站出去承担后果的,他不该让别人来为他的愚蠢行为买单。他要真这么做,我不但不会阻拦,反而还会钦佩他勇于承担的勇气的。 

可是,他此时正在惶恐的浑身打颤,他那怕的要死的模样,也只不过就像个急需保护的孩子,他又怎么可能有那等勇气呢?见他怕成这样,我之前的气恼也就被怜悯淹没了,而我现在也只想保护他。

“庄子,把你手里的刀给我一把,然后你站到我身后去,要死的话也是我先死,除非他们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否则我是绝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就算今天咱俩都死了,我也会先你一步在黄泉路上等你的,所以你不要怕。”我坚定而又伤感的说道。

“不,要死我先死!”他此话一出口,我竟被感动的泪眼朦胧了。眼见那些保安已然涌入了走廊,情急之下我从庄子手里夺过一把刀来,随手就将他扯到了我身后,并低语道:“庄子你要冷静你听我说,咱是在暗处他们不一定敢进来,所以咱先蹲下来不要出声,等他们真到咱跟前来再说!”

庄子安静的蹲了下来,他仿佛从就没有现在一样肯听我的话。我望着明亮的走廊里,那些保安正渐渐靠拢而来,我默默祈祷道:神啊,我希望他们不敢进来;我并不在乎生死,只愿我的生死都在你的手中就好!

在走廊与大堂的明暗交汇处,他们就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并纷纷向大堂里张望着。我们相距不过三米,但他们看不见暗中的我,可我看明处的他们却很真切:他们努力向这里面看着,仿佛越看就越是胆怯,直到他们满脸恐惧的面面相觑时,他们嘀咕了一下即刻就达成了不往里走的共识;最终他们谁也没跨过那条明暗交界线,就都忐忑的退了回去。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这叫私闯民宅知道吗?你们赶紧出去,不然我们就报警了……”一时间,院里人的叫喊声和着“稀里哗啦”的打砸声,就响成了一片。我竖耳倾听着,并从那些声音中分辨着他们的所到之处。我想这院里除了走廊和光头家,别处也都是漆黑一片,可他们怎么都闯遍了,却唯独没敢进这大堂呢?

是啊,这就像我所求的一样,他们只是不敢进到这里来。只是我的神,我真值得你如此爱我吗?我怎么觉得自己受之有愧呢?无辜的人正因我们遭殃,我们却躲在这里平安无事,所以我很内疚;并且,我发现你对我的爱越多,我也就越是觉得亏欠了你什么,我真怕自己将来无力偿还,因为我还不知道该用什么做偿还。

神啊,你说什么?我不背弃你就是好的了?这怎么可能呢?那我不就成了忘恩负义的人了吗?你怎么能把我看成这样的人呢?你应该知道我的呀?神啊,你是如此的爱我,所以我绝不会背弃你!

“正因为我知道你,所以我说你必有背弃我的时刻,你现在虽说绝不背弃,但你也会转脸就不认我。”神回应给我的话,让我有些凌乱。我认为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可神为什么不信我呢?

马太福音:26章:33——75:彼得说:“众人虽然为你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今夜鸡叫两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彼得想起耶稣所说的话:“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他就出去痛哭。

每个人或许都觉得很了解自己,可只有经历了世事,我们才能真正的了解自我。我们说到的,并不一定能做到,或许人人都是这样,就像我、就像彼得。神预示给人的话都能成真,那是因为神比我们自己更知道我们。

“没事了,都出来吧,他们都走了!”小丽的喊声,一下就将我的心思从神那里拉了回来。我转头一看,庄子还惊魂未定的蹲在我身后,我就拉起他的手说:“庄子你没听见小丽喊吗?他们已经走了,我们出去吧。”

庄子缓过神来了,我想直接拉着他一起出去,可他却脱开了我的手,自顾自的先冲出了大堂。看着他那决然的背影,一阵辛酸就涌上了我的心头,因为我看他又不需要我了。

我们几个人在走廊里聚在了一起,然后就四下去看了一圈。只见光头家的前门,就像个烂筛子整个的躺在地上;后面的侧门,几乎也就剩下了个门框,他的房间里到处都是门上的碎屑,而他正在气急败坏的叫骂。

最惨的却是大哥的办公室,里面的桌椅和展柜及陈列的各样摆件等,也都被砸了个稀烂,那真是满目疮痍、惨不忍睹。这时,从KTV玩到尽兴而回的人们,也都纷纷而至的聚在了办公室前,大家在震惊之余,就彼此追问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丽说:“我哪知道啊,我们几个一起回来时,我是走在最后面的,等我看见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打起来了。”

胖子说:“我也不知道呀,我走在庄子后面,我看他跟人打起来了,我就过去帮忙了呀,难道我有什么不对吗?”

“嗯,没毛病。”旁人附和着说,接着他们就又问庄子。庄子极力掩饰着他的心虚,并装作理直气壮的怒道:“他妈的我看见那两个男的调戏我媳妇,作为一个男人我能不急眼吗!?”

“嗯,好像也没毛病。”最后,所有人就把质疑的目光转向了我。可我又能说什么呢?我真要细说,那庄子的脸就彻底丢尽了,所以我敷衍了一下就躲开了。

第二天一早,大哥一脸心疼的盯着办公室的惨状,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懊恼的道:“这是什么情况?好嘛我堂堂一个老大,我的老窝都被人端了,这要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啊?”

“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吗?”大哥惊疑的盯着我问。我为难的说:“大哥,他们不是都跟您说过了吗?”

“他们是跟我说过了,但我还是想听你说的。”他说完就等着要我的答案了。我又愧疚又无奈,犹豫了一下就回道:“大哥,这怎么说呢?那两个人的确拦住了我,但我只能说这就是一场误会,毕竟庄子他俩都喝多了,那两个人也是喝高了,您明白了吗?”

“好,我明白了,既然是这样的,那我就可以报警了。”他说完即刻就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们很快就来了。他们的相机“咔咔”的拍摄着房间里的一片狼藉,同时也都忍不住的笑了。“哈哈,怎么会这样?我说,你这不是得罪谁了吧……”他们这忍俊不禁的询问,令大哥满脸都是难堪,而这也加深了我愧疚。

庄子惹下这么大的祸,但大哥并没责怪他,他也只是想通过报警获得一些赔偿,来作为他唯一的宣泄。我难过的是,恐怕他一分钱的赔偿也拿不到,因为他或许还不知道,胖子用刀捅了对方的内情。这时我才意识到胖子和庄子,都隐瞒了对自己不利的细节。可现在我即便再想告诉大哥,也来不及了。

几天后,警察过来交涉说:对方参与打砸的人都跑光了,并且对方被刀扎伤的人,小臂被贯穿性扎透动脉都断了,即便恢复好了也会落下后遗症,要真是追究起来……

大哥得知这样的细节后,他把我们好一通埋怨,他怪我们没把细节告诉他,说要早知这样他还报什么警啊……最后,不管大哥怎样的窝火,他也就只能自认倒霉的销案了。否则真正追究起来,庄子和胖子不但会入狱,并且还得为对方的伤残负责。

通过此事,我不再认为庄子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了,我已经开始质疑他的智商了。

再想想我的神,我想我是该好好看看《圣经》了。那爱我的神,才是我最该用心追求和珍惜的,因为神能令我有成长、有智慧;而我的心用在庄子身上,也只能令我百般受损却又毫无意义,就像这因他而起的祸事所殃及的一切,我也足以看清了愚昧的可怕。所以我应该远离愚昧,并去追求真理。

这天趁庄子不在,我就恭敬而又欣喜的拿出了《圣经》,这次我想从头至尾的认真拜读,于是我就打开了开篇。

“起初神创造天地……”哦,原来世界是这样而来,人竟是神照自己的形象所造,这么说我也真是来自神的创造,所以神才这么的爱我!这是我何等的荣幸啊?

“没错,是神创造了你,可是神真的爱你吗?祂造你在地上,就是让你来受罪的,祂要真是爱你,又怎么忍心看你受苦呢……”如此的声音传来,它就勾起了我潜意识里的不平和疑惑。我看见自己的心动摇了,而这动摇让我很害怕,因为我想起了:神说的我会背弃祂,和我说过的绝不背弃。因此,我就努力的告诉自己:不,神一定是爱我的,一定是爱我的……

我对抗的有些吃力,但我还是凭着信平静了下来。我继续看下去,又看到人违背了神的旨意,在蛇的引诱下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直看到创世记3章16节:又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我就惊思着:原来人最初是生活在伊甸园,并能常常和神在一起,那该是多么美好的景象啊?这么说是人犯了罪,这才被逐出了美好之地,怨不得女人比男人更苦,原来这也真是神的命定呀!?

“没错,就是这样的,可是你看,神就因为一棵树的果子,就世代降罪给人,你看神是多么的小气,这样的惩罚也太重了,而你又是多么的无辜……”随着这样一连串如潮水般的声音涌来,我的脑海中浮现了母亲的苦难,和我所遭受的一切痛苦,顷刻间我的内心就失去了平衡。

我与神之间,那好不容易构建起来的爱之塔,就在撒但的蛊惑下,轻而易举的就倒塌了:我看到了这样的事实,但我却无力阻止。

人的罪,就是由撒但的蛊惑开始的,而我却不知不觉的,正在重蹈覆辙。因为现在的我,并未看到完整的真相,就妄自菲薄起来;因为现在的我,也根本分辨不出撒但的声音,我曾以为我已经看透了撒但的诡计,其实我也只不过是:处于盲人摸象的效应中。

我的信念倒塌之际,撒但就更加不遗余力的煽风点火起来。因为撒但也知道人的心思,它所利用和借助的,正是人的不够坚定,和人的潜意识里未曾及时、正确处理掉的垃圾信息。既然是垃圾,那么它早晚都会发酵的。这一刻我心里的垃圾附和撒但的蛊惑,就一起发酵了。

神啊,我那么相信你,可你到底还是在骗我……我想着自己好,想着别人坏;想着自己的善,想着别人的恶;想着自己苦,想着别人的乐,越发觉得自己曾经所受的苦,皆是无辜。之前我还觉得对神无以为报,而现在却全然变成了怨愤。

最后,我愤怒的合上了《圣经》,再也不想看下去了。我心里恨恨道:神啊,我背弃你,是因为你先骗了我,我本来因为你是真的爱我,其实你并不是真的爱我……所以我什么也不需要了,我也不再需要你!

因为一朝生恨,我抹去了神待我的一切恩典,真是转脸就不认神了,但我还自认为我有理。没有了爱神的心,作为我的方向和寄托,瞬间我也就成了黑暗中的一部分。由此,我的整个人就都变了样。什么忍耐,什么等待?我想我都不需要了,所以对于庄子的无礼,我也不再逆来顺受了。

这天,庄子又因我跟小丽在一起,而对我骂个不休,我也就跟他对骂起来。他仿佛早就习惯我的骂不还口,所以我这首次的回骂让他很恼火,我正切着菜,他就冲上来打了我一耳光,他一打我也就点燃了我的怒火!

想着我自小看着母亲被打,再想想庄子一直以来加给我的痛苦,我愤而就举起了菜刀,对着他头就劈了过去;他瞬间就惊愕的脸色煞白,我忽然就又有了不忍,所以我手腕一偏这一刀就砍在了他腿上。

不想他褪去惊色后,见自己也没受伤,他却更加疯狂的骂起我来“你他妈的反了,竟敢砍老子……”他这张天生的骚嘴,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来的,我竟被他骂到了发疯!我二次举起刀来,就想砍死他算了,反正这永远也看不到希望的日子,也早就令我绝望的不想活了,干脆我就跟他同归于尽吧!

在我砍向他的瞬间,我持刀的手臂,就被闻声而至的人们抓住了。我的胳膊上抓满了他们的手,他们想掰开我的手把刀夺下去,可他们谁也没做到。最终,小金让大家握着的胳膊,并一起用力将我的手腕往桌角上磕,这样我手才松了下来。

这一刻我体会到,为什么母亲发疯时会力大无穷了,因为我这时也是疯了,只因我真是太恨太恨了!都说最毒不过妇人心,可却没人说过女人原本温柔的心,是怎么变成毒蝎的。

大家劝过我们后,就带着菜刀一起消失了。庄子拿起锅碗瓢盆,顺着窗户就往外扔,我看他扔我也扔;他吼着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也喊着不过就不过了……很快一切做饭的东西,就都到了外面的屋顶上。

“行了,东西也扔光了,我们也该分手了。”我冷冷的说道。而他,却又毫无新意的央求起我来。

回想着我们在大堂里的那一幕,我真是想不通,为什么我们能争着为彼此而死,却不能为爱相守呢?或许,这个世界我永远都搞不懂的,

所以我也没必要再去想为什么了,因为我累了。 

我麻木的看着庄子,心想既然你还是不愿放手,那我们就慢慢的分好了。于是,我就悄然的酝酿起了分手的计划。

(未完)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五:经受魔鬼的诱惑

?言行举止,是品性的折射;诸事之中,皆考验人心。如此,人生就像个考场,处事之道中优劣自显。?要想家人和睦,首先自己就要做到心平气和,不可轻易发怒;凡事在要求别人之前,应该先要做好自己;想要去爱他人,就要懂得他人真正的需要……倘若照此而行,并持守爱的初衷,一家和睦的日子就不远了。神啊,你的启示总能令我茅塞顿开,并能给予我力量和希望!?我知道,要想做到这些并不容易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所有。未经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六:一朝生恨背离神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