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七:走不出的迷障

  • 作者:己过|
  • 来源: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
  • 2018年06月05日 17:28|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七:走不出的迷障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本文为第五十七篇连载。

人若失去了自我,就会成为他人的负累;人若太过自我,就会成为他人的伤害。

我也看出来了,这样的日子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他想要的;因为我不快乐,他也不快乐,我们继续在一起,也只能是彼此无尽的折磨!尽管我还爱着他,但我已经爱到没了力气,所以我们还是算了吧!

为了我们的分手不至于太过痛苦,我想先从小别开始,来让我们逐渐适应没有彼此的日子,等我们适应了分离再分手,这也算是留给彼此最后的仁慈吧。

自此,我每次卖碟回来,只要庄子不在,我就偷偷藏起点钱来。

这天午后,我看着手中经过数日所积攒下的三百块钱,我心头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我真没想到,我跟庄子这么久,如今我竟是以这种方式,才获取了这点出趟门的钱,这让我所谓的爱情又是多么的悲哀啊?

蓦然回首,在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里,我每天心心念念的都他,而他每天最关心却只是我的口袋;他总是说会报答我对他的好,但他对我的实际行为却是够狠也够绝,以至于我回想起来满心都是残忍的味道!比起他对我的不仁,我私藏这点钱又算得什么呢?我没什么对不起他的,所以我的良心啊你还是收起来吧,不然你让我自己都恨自己太过懦弱可欺!

我收起悲伤后,便毅然的来到公用电话亭联系了姐姐。我将我的心事告诉了姐姐,并拜托她打庄子的手机,就对他说家里有事需要我过去帮忙,以好帮我顺利的离开庄子几天。否则我也休想轻易离开,因为他还需要我每天赚钱给他,还需要我给他洗衣做饭……·所以若没个特殊因素,他是不会放我走的。

我想他即便再怎么不许我离开,他也不会驳我姐的面子的,因为他很清楚他欠我姐什么。当初姐姐来给我送手术费时,他亲口对我姐说这钱他一定还,可过去这么久了,他一直都是看到多少花多少,对于还钱的事他连提都没提过。我跟他这么久也早就看出来了:借钱不还,就是他一贯的作风,所以在这院里除了大哥之外,别人一分钱都不会借给他;有钱就花,就是他向来的本性,所以我们只有外债却从无剩余。他是自私而又虚伪的,但他又不想被人看穿,所以他就不断的去掩饰,那就是他所谓的面子。所以我断定,只要我姐不是跟他要账,对于其他事他是不会直接拒绝的,因为他最在乎的好像只有钱,其次就是他那虚伪的面子。

第二天早上,姐姐按照我们的约定,她拨通了庄子的手机。就如我预料的那样,庄子果然没有拒绝我姐的要求;他挂掉电话后,也果然是苦着脸装作无奈的说:“媳妇你也看到了,我也没说不让你去你姐家吧,可是没钱你怎么去啊?没路费你去不成,可不能说是我不让你去吧?”

他的表现丝毫都没有出乎我的意料,而这却令我的心在隐隐作痛。我之前就想,他如果真是这样的反应,那就说明:他长期将我搜刮的一干二净就存在着故意,目的就是让我永远也没办法离开他。

难怪,我每次想回家看看时,他都会说“连钱都没有,你回什么回啊?”;每次我提分手时他第一句话就是“你兜里一分钱也没有,你能去哪啊?”……不,这一定不是真的,我宁愿相信他只是无法控制花钱的欲望,也不愿意相信他会故意这样的对我!不然,我们的爱情又算什么!?这一刻我选择了逃避,甚至再不敢去深究细想,因为我无法接受我所倾心相寄的爱情,从头至尾都充实着他的别有用心。

“没关系,只要你同意我去就行了,没钱我去跟小丽借就是了。”我丢下这句话,再就没勇气多看他一眼,我就转身走向了小丽家。因为我怕再多看他那么一眼,我就会在他的脸上确认到那些,我最不愿相信的事情。

我来到小丽家,求她帮我隐瞒我藏钱的事,她很爽快的就应了。随后,我就把那三百钱拿给庄子看,他除了有些惊讶之外,再就没什么理由阻拦我去姐姐家了。

这时,我忽然意识到,在我选择欺骗他的时候,其实我就已经对他失去了信任。我虽不愿去细想他的所为是否存在故意,但他一直以来对我造成的伤害,已经足以让我心惧胆寒了。我再看自己这分手的计划,又跟个母亲给孩子断奶的过程有什么区别呢?我总是不忍去伤害,可我的不忍,就成了我的可悲。

自此,我就以同样的方法,接二连三的跑去姐姐家。但我并未因此而感到轻松,反而是陷入了更深的痛苦纠结中,因为不管我在哪里,我满心满脑的还是他。那是一种爱又不能爱,放又放不下的纠结之痛,并夜以继日的折磨着我;它让我看到自己,仿佛正在向着幽暗的海底越来越深的沉去,无论我是怎样的挣扎,那包围着我的,都是冰冷孤寂而又令人窒息的绝望!

第一次我到姐姐家一周,就被庄子一天几遍的电话催了回去;第二次我在姐姐家住了半个月……这样的分别期间,他每次给我电话时,我仍旧满怀期待的说“庄子,如果你真的在乎我,你还是踏踏实实的找个事做吧……”对此,他虽每次都满口答应,但他却始终还是那个他。

2005年初,再一次深感绝望的我,第三次的离开了庄子,并在姐姐家一住就是月余。这期间在大哥的要求下,庄子把家搬到了楼下我们最初彻夜长谈的那个房间。

清明当天,我离开姐姐家,满心落寞的回到了大院。我走进大院时,院内正是一片静悄悄的沉寂,我犹疑的放缓了脚步,心中满是物是人非的惶惑。三竿的斑斓阳光,柔和的挥洒在我面前的陋室上,我忽感一阵悲伤涌上心头,我便愕然的止住了脚步。

我怔怔的看着眼前这搬入的“新家”,聆听着那令我心碎的新预兆:我的梦是从这里开始的,它也将从这里结束;这梦开始的有多美好,破碎之时就有多惨痛……原来我所执着的爱情,也只不过是我一个人的黄粱梦,我之所以迟迟不肯醒来,只是因为我直到现在还是不甘心放下!

我曾以为只要坚持、只要不放弃,就没有什么是改变不了的,为此我选择了一意孤行的执着,并不顾一切的逃避自我,也悖逆的逃避着神!

可这忽如其来的预兆,却让我清晰的看到了:我所有的努力都是那么的无力和徒劳,因为庄子从未像我期待的那样有所改变,如今他却已适应了没有我的日子;虽然我一味的抗拒神的话语,一味的想着去挣脱注定,可现在看来我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从就没有逃过神的数算;而这让我所执意努力的一切,在神面前就像个小丑的拙劣表演!

只是神啊,你为什么非要夺去我最想要的呢?你不要总是说“让我放下现在,是为了让我得到更好的将来”因为我不想要什么更好的将来,我只想和所爱的人相守一生,如果你真的爱我为什么不能成全我的心愿呢?你这不是故意折磨我又是什么呢?所以你也别怨我背弃你……

“你回来了怎么不进屋,你站在这发什么呆啊?你是不是压根就没想回来啊?”庄子奔出房门来说道。

我恍然如梦的应道:“哦没什么,可能是忽然搬家了,我有点不适应吧。”这一刻,我发现我们都不再是从前的我们了,我看到我们在渐行渐远中,已经不可控的走向了冰冷;如今就连昔日小别后的热度,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在我离开的这一个多月里,他把影碟卖到了没的卖,他又回到了一无所有的地步,就跟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一样了。我这刚一回来,就见他又伸手跟大哥去要钱了,这也是我刚跟他在一起后,我就时常看到的一幕情节。他那伸手要钱的姿态,就跟乞丐没什么区别,对此我很是为他感到羞愧,所以我后来就努力的赚钱,尽量的避免他再去向别人伸手,我并想方设法的辅助他建立自尊、自爱……可他现在这举动,再次狠狠的打击了我!看来我在他身上所付诸的一切苦心,都是白费了。

我们赖以为生的小生意没了,家里却多了个游戏机和半抽屉的游戏卡。他现在是不赌了,可他又开始整天打游戏了。面对这样的一切,我除了自我冷嘲之外,对他我再也不想多说什么了。

当晚十点多,在我家串门的人一走,我就疲倦的倒在了床上。我向庄子央求道:“今晚早点睡吧行吗?我早上天不亮就起来赶车了,好像还感冒了有点不舒服,你能不能别玩了?”

“你睡你的我玩我的,我碍得着你嘛!”他没好气的说着,并继续激愤的打着游戏。我愁苦的说:“就你这噼里啪啦的打游戏,我能睡的着吗?”

“你他妈的怎么回事,你他妈的这也管那也管,老子打个游戏你也管……!”他又咆哮起来了,但这依旧没影响他打游戏的兴致。

我再也没有和他争吵的力气和心思了,但我的心脏也已承受不住他的狂吠了,所以我也只能选择避开他。于是,我就强打精神下了床,并默不作声的向门外走去。

庄子冲到门口骂道:“你他妈的滚吧,你有本事走就别他妈的回来了,你去死你妈……!”他那刺耳的咒骂声,冲击着夜的沉寂,也冲击我脆弱的心灵。我掉着麻木而又绝望的眼泪,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大院。

我漫无目的的游荡着,在这清明之夜四下是如此的冷清,冷清的就仿佛这个世界里,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也再次感到了无家可归,也无处可去的悲凉。在我的世界里,我从未感到过这么冰冷的孤寂,从未感到过这般无力的绝望,也从未感到过如此令我迷惘的黑暗,它让我的心都在为之颤栗!

走着走着,我看到了路边停着一辆警车,我很想找块砖头砸向它,那样的话我或许就有地方去了;走着走着,我又来到了龙潭湖畔,我站在黑暗中怔怔的望着湖面,我真想纵身一跃跳入湖水中,也好来个一了百了……但最终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在这茫茫夜色中,麻木的徘徊着。

我的脚步越来越沉重,我累的再也不想这么走下去了,我想我该回去了。于是,我辨别了一下大致方位就开始往回走。

半小时后,我看到了家乐福超市,这曾是我卖画的地方,看来我是找对回家的路了。稍作喘息后,我便快步向地下通道走去,这时我忽见路边的草坪上,一对白色的蜡烛它那微弱的烛火正在随风摇曳;两支蜡烛的中央还插着三炷香,正是青烟袅袅;地面上的冥币起起伏伏,可四周却空无一人!我惊骇的停住了脚步,心想这都凌晨一点多了,这是谁在这搞出这么吓人的事啊?这简直就是从鬼片里移植过来的情景……我正深感诡异,一阵阴冷的风吹来,满地的纸钱夹杂着纸灰,就一起打着转的向我扑了过来!

我毛骨悚然的打了冷颤,立马就快步走进了通道口。我穿过了十余米的通道,对面便是我回家的路,可我却怎么也无法到达。我走出了通道,继续走下去我眼前还是这个通道,就这样我走了一圈、两圈、三圈……我眼见回家的路就在眼前,可我怎么也走不上去,我忽然意识到,我这是遇见传说中的“鬼打墙”了!

 我被气笑了,怎么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让我遇到了?在我身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吗?我也真是服了!这鬼打墙的事我听过很多,人们说这是成精的狐媚在戏弄人,而这种现象直到黎明公鸡报晓时才会消失,否则无论怎么走也只能是在原地转圈。我想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走了,反正我也是被吓大的谁怕谁啊!

我气呼呼的在通道中背靠墙壁坐了下来,很快我便陷入了平静的沉思。我的思绪飘来飘去,我忽然感悟到:我走不出这鬼打墙,不就跟我走不出庄子一样吗?在我的生命中,从我有记忆开始直到现在,我仿佛总是走出了一个困顿,接着就又陷入了另一个困顿,而我始终就像是在原地打转转,因为我一直都是陷在痛苦的漩涡里,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走出来过!

我被这鬼打墙迷惑,是因我瞬间的恐惧使我陷入了自迷与被迷中;我因庄子而苦,是因为一见钟情的假象使我陷入了自迷与被迷……人生或许处处都是如此,在自我的迷惑与被迷惑中,疲惫而又徒劳的打着转转。看来我遇到这鬼打墙也并非无故,因为它就像一面镜子反照着我的过去,只是我看清是看清了,可我怎么才能走出我混沌的人生呢?是的,我想走出去,我想要一个清晰明朗的人生,可谁才能帮我走出我的混沌呢?谁才能叫我不再迷茫、不再徒劳的原地打转呢?

神啊是你吗?我知道也只有你。神啊,我看到了:在我相信你的时候,我的内心至少还是有快乐、还是有力量的支撑、还是有安慰的;自从我背弃你的那一天开始,我的生命中也就只剩下了黑暗、绝望,还有这至深的痛苦,这令我越来越感到软弱无力,如今我就像失去了筋骨一样。神啊,我的心告诉我它需要你,如果你还能原谅我,就请你帮我走上真正的回家之路吧,因为我已经深陷泥潭不能自拔了,没有你的搭救我是上不了岸的!

“我必原谅你,但你必会再次背弃我……”好吧我的神,这次我不会说绝不背弃你的话了,因为我看到了自己愚钝和软弱,也知道了你说的必然成真……

天光渐亮之际,随着我与神的和好,我走出了通道,也走上了回家的路。

我回到房间时,庄子还在酣睡中。我轻轻的上了床偎在墙角,看着他那张熟睡的脸庞,我一想我就要离开他了,我便止不住的泪流满面。

他说他喜欢我留长发,我就打破了在母亲面前许下的“我永不留长发”的誓言,为他而留起了长发;他说他喜欢我穿的花花绿绿,我也为他穿了……我为他放弃了原则和底线,几乎是放弃了自我的全部,可他一点都不肯为我改变,而他最终放弃的却是我。虽说他已经伤的我体无完肤,我也确信他不爱我,可我也确信我爱他已经爱到了骨子里,这又让我如何放得下呢?

我失眠了。每到夜里他熟睡时,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泪流不止的品尝着我的心碎。

几天后的早上,我把脸盆放在地上接了半盆水,在我想把水端回屋里去洗脸时,我却没能做到。我惊呆了,心想:以前我的力气是那么的大,现在我怎么连半盆水都端不起来了?怎么会这样,难道我这是要死了吗?

因为庄子,我身心的健康每况愈下,如今我满身的病痛都是因他而起,而他又何曾在乎过呢?如果我真就这样抑郁而死,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我若真死在了他面前,他会有一丝愧疚吗?他不会的。估计他还得感到奇怪呢“怎么好端端的,就忽然死了呢?”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眼中只有自己的需要,却没有别人死活的人。

我的生命不是为了他而存在的,我还有父母、还有爱我的姐姐和小弟,为了我爱我和我爱的人,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所以我现在放不下也得放下,因为他不值得我搭上性命去爱。

我木讷的回到房间呆坐在床上,直到庄子走了进来,我便忧伤的说道:“庄子,我们分手吧。”

他诧异的盯着我,仿佛是想在我空洞的目光里窥探出点什么,接着他说道:“你整天说分手分手的,现在院里人都知道你要跟我分手了,真是让我一点面子都没有了;我也看出来了,你这次是认真的,那你给我个分手的理由,只要你能说服我我就同意跟你分手。”

“哼哼,理由?你是跟我要理由?”我冷笑道。我想我猜的没错,我要是死在他面前,他还真不知道缘故。

“对,只要你说得出让我信服的理由,我就可以放你走。”

“好吧,那我问你,我跟你在一起三年了,你看我有过真正开心的时候吗?哪怕是一天也好,你先别急着回答,你仔细想想的再说吧。”

 “好,那你给我点时间。”他说着就点燃了一支烟,并蹲在地上闷着头一口接一口的吸了起来,他就像是在回忆中努力的寻找着什么。最后他掐灭了烟蒂,就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便羞愧的说了一声:“没有。”

我强忍心痛轻蔑的说:“那这个理由够了吗?”

他消沉的回道:“够了。我不知道你姐都跟你说了什么,但我发现你自打去了姐家后,你就变得不一样了;不管怎么样,我知道都是我不好,不过你放心,我早晚都会补偿你的,等我哪天赚笔大的……”

我打断他道:“我和你分手跟我姐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之间也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我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我早就跟说了无数次了,可是你真的在乎过我吗?你整天就是钱钱钱的,你以为钱可以买来感情吗?”

庄子:“你说的我也懂但你太理想化了,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我拿什么给你幸福啊?我要是有钱了……”

提摩太前书6章8—10节: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但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的愁苦吧自己刺透了。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日,我和庄子走在路上,我看到了一对白发老人:老汉拉着装满废品的木板车步步向前,老妇紧贴其旁不时的用毛巾给他擦汗;老妇另一只手里拿着根雪糕,她自己吃一口就会送去老汉嘴边也让他吃一口,他们的微笑就像花儿一样的绽放着,那是这世界最幸福,最甜蜜的笑容。我仿佛看到了,他们从洞房花烛,一直就幸福的微笑到了现在,他们的眼中除了彼此,其它的万有都像是微尘。这一幕感动的我热泪盈眶,我抬手指着他们对庄子说:“你看,他们多幸福啊?如果你心里能有我,哪怕我将来跟着你去捡废品,我也会是幸福的。”而他却回道:“你他妈的就这么看不起你老公啊?没钱哪来的幸福……”

他的反应忽然令我的心好凉。那对老夫妇在我眼里就像天边的彩虹,那是这世间最美的一道风景,因为他们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共甘共苦;什么叫白首不相离;什么叫知足者的幸福;什么叫任凭风云变幻,我的眼中只有你!可是对于庄子来说,那就是我在借此来挖苦他。这件事我跟他重提过也跟他解释过,可他从来就不明白的心意,而他的眼中也只有钱。

此时他竟然还在说钱,这真是让我又气又恨!我皱起眉头道:“好了庄子,既然你还是不明白,你就不要再说了。你爱的是钱,我爱的是人心,所以我们注定不是一路人,我告诉你:爱你是我愿意,所以我不需要你的弥补,我只希望你以后能够好自为之……”我推心置腹的与他最后的长谈了一番,并也再次重复了我对他的种种忠告。

如今,这院里的人早已是走的走,入狱的入狱,就连小金也因为盗窃被抓判了三年。大哥的手下已然是所剩无几,他没了打打杀杀的资本,就清空了楼上的西头并拆除了隔断,他也只是想稳妥的开个棋牌室。我借事说事的劝说庄子,让他看清多行不义绝非长久的逍遥路,而他仍旧是满嘴的搪塞。我想我已经尽力了,毕竟自己的路还得自己去走,我们谁又能左右的了谁呢?

(未完)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六:一朝生恨背离神

因爱生恨,常是人容易陷入的误区;对于自己的可恨之处,也常是人看不见的,因为他缺少一面能真正看清自己的镜子,那就是真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所有。未经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七:走不出的迷障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