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你很像你的爸爸”

  • 作者:知友|
  • 来源: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
  • 2018年06月15日 11:46|

虽然父亲已经走了将近两年了,但是我们在梦里还是经常相见,在梦里他依旧是我熟悉的模样,黑黑的瘦瘦的,坐在教堂的一个角落里面听我在台上讲道,偶尔在家还会跟我一起讨论我讲道时的优点与缺点。

我的父亲是一个“土八路式”的传道人,“土八路”是我们这里对于那些没有经过专业学习,只是上过一些短班培训的传道人的称呼,我的父亲就是这样千百传道人中普通的一员。记忆中小时候,家里没有自行车,父亲每到礼拜天早上就很早起来去教会讲道,当时我们附近还没有教堂,我们整个县也就几间教堂而已,离我家最近的那个教堂是另外一个镇上面的,步行差不多要两三个小时才走得到。后来家里买了一辆自行车,父亲如获至宝,每到礼拜天都会骑着车带着我和我母亲一起去教堂,我坐在自行车的横梁上,我母亲坐在后面的车座上,一家人唱着赞美主的歌一路驶向教堂。那是我美好的童年,儿时的孩子经常在一起比谁的爸爸厉害,我总是骄傲地说:哼,我爸爸可是教会里面的讲道人,下面很多人听他讲话呢!望着其他小朋友满脸的羡慕,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并且我还自豪地宣布:我爸爸说了,以后也让我奉献给神,我就也可以去教会讲道了,到时间也会有很多人听我讲话的。他们又是一脸的羡慕,觉得能在教堂里面做传道人真是太厉害了。

后来,慢慢地长大了,我才知道传道人其实没那么令人羡慕,并且我的伙伴们也都觉察出来传道人是个不怎么好的差事,因为他们的爸爸随着社会的发展都跑出去打工了,每年回来都会给他们带很多好玩的玩具,而我的爸爸依旧每年每礼拜按点去教堂,闲的时间就在家里随便打点零工,也赚不了几个钱,因此也就没有钱给我买玩具。我现在还记得那年冬天很流行玩具枪,我的小伙伴们都有一把玩具枪,看他们玩得很兴奋,我就跑回家跟我爸爸要枪玩,但是任凭我怎么央求他,他都没有给我买,我很生气也很失落,怨恨自己的爸爸为什么这么没有钱,为什么不能像别的孩子的爸爸一样出去打工,然后给我买玩具枪。那天我也说了很伤人的话,屁股也挨了一顿打,自那以后,我再也不觉得传道人有什么令人羡慕的啦,因为摊上这样一个传道的父亲,我就彻底与玩具成了陌路人,甚至我开始羞于告诉人我的父亲是一个传道人,那样会让别人知道我们家过得很穷。

后来,随着国家政策的越来越好,神学生这种稀罕的“东西”还是冒了出来,因为他们讲道不像土八路一样没有逻辑,没有知识,因此很多教会都开始着手培养神学生了。那时我们教会也刚刚成立,父亲就觉得需要培养点神学生来讲道了,因为他讲的那些东西已经满足不了教会发展的需要了,以前教会里面都是没有知识的老年人,随便听点什么就行了;而现在教会里面开始有了识字的人了,再那么讲人家会小看传道人的,所以父亲就挑选了两个人稍微年轻的人让他们去读神学,可是两个人都没有考上,因为他们两个虽然年轻但是文化水平太低,都是小学没毕业,一打听人家要的最少也得是初中毕业才行,没办法就送他们俩去了不怎么正规的神学班去读了两年,回来之后就成了我们教会的中坚力量,直到今天还在教会里面服侍,虽然他们俩现在讲道的工作少了,但是依旧扶助管理教会中的很多事务。

两个人没考上,父亲其实很失落的,他也不怪人家学校,他知道神学院要求高点也是对的,毕竟教会要有好的发展,必须要有高学历的人才,所以他就把眼光盯在了我的身上。说实话我是从幼年带出来的恐惧,我不要像他一样成为一个“身无分文”却“心忧天下”的传道人,我希望我以后结婚了,我的孩子可以像别的孩子一样幼年的时间能够尽情地玩他喜欢玩的玩具,他要什么我就给他买什么,也暗想用这样的方法来刺激刺激我的父亲,使他觉得他心里有愧于我。

我是2001年参加中招考试的,那时间我们整个县城也就三所高中,并且都是招不了多少学生的破教室,能考上高中在我的那个年代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我们村里面和我同年参加中招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个人考上了,我考的那个是县里的第一高级中学,当时我父亲非常高兴,专门带着我们全家去餐馆奢侈了一顿,现在还记得是吃得火烧夹驴肉。我知道我父亲高兴是为了啥,他不是觉得自己的儿子比别人有出息,而是他的儿子正在按照他的想法在发展,有了学历和知识以后就可以考上好的神学,就可以在教会里面做优秀传道人了。

然而在我心里,我只知道火烧很好吃,尤其是夹着切得粉碎的驴肉,更是让人欲罢不能。本来我觉得我会像别人一样按部就班的读完高一、高二、高三,然后考自己喜欢的大学,但是事情并没有按照我的想法一一实现,在高二的时间,我父亲旧疾复发,住进了医院,本来没钱的家庭一下子因为父亲住院显得更加拮据了,在学校连饭都吃不起了,无奈之下我就退了学,回到了家里开始和别人一样出去打工。我的爸爸也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我为了躲避这些风言风语,就去了西安,一个陌生的城市里面开始在不分昼夜的黑工厂里面打工。我的大学梦,在那银色的月光下随着风越飘越远,再也看不见了。

后来,我父亲的疾病奇迹般的好起来了,而我已经远离学校有一年半的时间了,我的那些同学有的已经参加完了高考,去了理想的大学,我却在黑黑的工厂里面忍着老板的咒骂,倚在墙角无数次的伤心落泪,我甚至想过不再活在这个世上了,我的人生是那么失败,我的一生就因为这样一次家庭变故陡然转向,我太接受不了了,那些当年比我差那么多的人,他们都去读大学了,我却没有,哎!

父亲病好了之后,他就把我从西安叫了回来(在那边打工赚钱接济家里的生活),父亲人生中说了一番话,我至今依然记得,他把我母亲、我和妹妹叫到一起,说了一句:我对不住你们,没能给你们好的生活,尤其是两个孩子,跟着我吃了不少的苦,你学习本来不错,但是因为我生病,你又不得不辍学,但是你已经比你妹妹好太多了,你妹妹初中都没上完就不得不辍学了,她以后的人生可能比你更艰难,你心里也不要有太多伤心,我们是信神的家庭,神必然不会忘记我们这一家的。

康复后的父亲开始做起了装修工作,家里经济开始有了明显的改善,我父亲给我商量让我继续读书,可是文科还好说点,我很多的理科知识都忘得差不多了,现在读也考不上什么好的大学了。“不是,我不是让你读世上的大学,我是让你读教会的大学。”“教会的大学?”“恩,将来回到教会做传道人,带领我们教会荣耀神。”

在父亲的劝说下,我勉强同意了,当时真的是勉强同意的,为了备考我就去了一个圣经补习班,在里面补习圣经知识。后来就去考试,考上了我们省的神学院,可是在神学院我才真正的知道我对于神的认识太浅薄了,也就是那段时间我开始和神有了真正的交通,开始学会以祷告亲近神。省里神学院是一所专科学校,本来我高中没有读完是不够资格考本科学院的,刚好经过省里的专科学校学习,拿到了专科的文凭,就决定要考本科神学院。到了南京金陵神学院下报名表的时间,我就也填了一张,并且告诉我的父亲为我祷告,因为我决定要考南京神学院了,父亲很高兴,就把我要考南京的消息告诉了教会,发动教会为我祷告。一切都很顺利,包括考试也很顺利,我就在神的恩宠之中又在南京学习了四年,然后毕业回到了家乡教会,开始参与到教会的服侍里面。

我的父亲是一座丰碑,至少在我们教会是这样的,他的人格被很多弟兄姊妹多敬佩,在祷告中带领我们教会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险,在我毕业的那年,他无声无息地走了。我知道那是因为他太劳累了,他黑黑瘦瘦的身体蜷曲在一起,抱着他的双手息了他一生的劳苦,我们县很多教会的人都来参加了他的葬礼,一场没有用金钱装扮的葬礼却比很多人的葬礼都要隆重,道路两旁送行的人都是附近教会的唱诗班,绵延约有一公里之远。

父亲走后,我开始正式走上服侍的道路,教会里面曾经跟着我父亲一起服侍的那些人见到了我的成长,他们总是这么说:你跟你爸爸越来越像了。我知道这是对我的肯定,也是对我父亲一生传道的肯定,每一个梦里,我见到他都想把这话带给他。我的爸爸,你是我的骄傲,感谢你将你最宝贵的耶稣带给了我,这比一些的玩具枪都要有意义,少时的我不懂你的执着,如今我懂了,愿我们在基督台前再见的那日,您能望着我说:孩子,你也是我的骄傲。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基层教会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父亲的慈与爱

父亲十一岁便离开父母,只身到坂仔理发店当学徒,不久又到厦门鼓浪屿龙头街布店当学徒,一场重病迫使他离开厦门,在漳州东坂后礼拜堂任牧师的大哥林钦敏的帮助下, 免费就读教会办的漳州育贤小学,毕业后进入寻源中学读书。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所有。未经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