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传道如我,我如蝼蚁

  • 作者:玲子|
  • 来源: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
  • 2018年06月16日 15:57|
1/1
  • 祷告2

    祷告2

河南的夏天,太阳如同烈焰烤焦着大地,教堂墙根的缝隙一只只黑色的蚂蚁在匆匆地南北往来,他们不热么?我觉得不是,他们应该很热,因为我看到这群蚂蚁中有很多蚂蚁已经被烈日烧死,无声地躺在他们同伴的身边,身体蜷曲着一动不动,我伸手捏起来一只,还没用力搓,那因炎热缺水而被烤焦蚂蚁就变成了细粉顺着我的指尖落下,化进了我脚下的尘埃里面,再也找不到了,似乎这个世界,它们根本未曾来过……我所叹息的是它们为什么不能在阴凉的树下穿梭呢?为什么在炙热如火的墙角穿梭呢?等我环顾四围之后,我才猛然发觉除了我身子所营造的那片阴凉之外,这里再也没有阴凉可以寻找了。蚂蚁那么小,百米之外才有的阴凉对他们来说已经是过于遥远了……

(本文采用直述,为你呈现一位在县城教会服侍的传道者的第一视角)

我08年毕业于河南神学院,期间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他是一个外地人,但是因着对我的爱,选择回到我的家乡和我一起扎根于我们县城的教会里面。我们县城是一个小城,但是经济还是不错的,在中国县城百强中也算是排名比较靠前,我和丈夫所落脚的教会也是我们县里面各样设施都是最好的两会所在教堂,本以为以后的服侍会在爱与喜乐中度过,但这十年走来我却越来越觉得服侍中充满了痛苦与艰辛。

历历往事,每一件都占满了我服侍的辛酸,太远的就不赘述了,我只想借着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来呼吁教会能够关注一下你们中间那些没有权势的卑微如蚁的传道人。今年由于教会内部的需要,我被派往中国南方的一个城市里面学习,那个城市相比我生活的那个县城来说,消费水平不是高了一点点。除了教会承担的学费之外,其他费用都要自理,这应该也不用花多少钱,毕竟学习的地方是管吃管住的,因此生活上还能节约不少的钱。在那里学习一段时间之后,我总觉得身体有点不太舒服,腹部以下总是会觉得莫名其妙的疼痛,每次疼的时间也不长,但是总会隐隐作痛。我起初并没有放在心上,认为是自己太劳累了,所以就去当地的小诊所里面输液,里面的医生建议我去医院检查治,但是因为我实在没有什么宽裕的钱,就输了几天液,光是简单输液这几天就已经远远地超出了我所能承担的风险范围,钱花出去大概两千左右,但是疼痛依旧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善,我就这么忍着挨到了学习结束。

回到家乡教会之后,我经过简单的安顿就去了医院做检查,但是由于是小县城,所以医疗技术有限,并没有检查出来是什么病。因此他们建议我到省城的大医院去看看,随后我回到家跟丈夫商量之后,就带着家里父母和我们夫妻俩所有的钱——共一万六千块钱(其中一万块钱是借的),搭乘汽车去了省城大医院。这边设备相比于我家乡而言还是先进不少,但是治疗费用也比我家乡高出不少,我们所带的一万多巨款,根本就没等到做手术就花完了,最后还是省城教会的一些弟兄姐妹去医院探访病人得知我的难处,为我奉献了一万多块钱才把手术费给交了。在那边治病共花费了3万多块钱,可能我们都觉得这3万多是个小数目,可是我在教会服侍了10年,我丈夫也在教会服侍了10年,我们居然连3万块钱都拿不出来,其中的两万多要么是借的,要么是别人奉献的,我们夫妻俩这十年过得好生凄苦啊。

手术有贵的,有便宜的,医院给我们有几个方案做选择,贵的我们还要回家继续筹钱,便宜的话就不用筹钱了。它们之间的区别绝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手术难度的问题,贵的可以为我保留做母亲的权利,而便宜的则意味着我要被切除输卵管。几乎没有任何可以犹豫的,我们只能选择便宜的手术,最后手术成功我却被切除了输卵管。这里面的辛酸不是几滴眼泪可以诉说的清楚地。手术做完之后,还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要不要在这里的医院里面养几天在出院,医生建议我们养几天,差不多等伤口愈合了再出院,这样可以防止伤口感染,毕竟这是夏天,伤口感染可不是小事情。你知道么?在这里住一天要花多少钱,不算药钱输液钱,一天200块都是不够的,什么床铺费、卫生费、餐饮费、检查费,每天账单送过来我就觉得心里隐隐作痛——回家,我要回家养伤,这里如何养得起。我一个月才500块钱的工资,住在这里一天就是我半个月的薪水,还是回家躺在家里输点一般的青霉素就好了。就这样我在伤口还没愈合的时候,回到了家里,这样可能会恢复的慢一点,但是它最大的好处就是省钱,这就足以令我感到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

我躺在床上,望着床头的输液管,看着里面的药水缓缓地下滴着,心里觉得莫名的委屈。主啊,我在教会十年了,然而我现在生个小病都要精打细算,一个小病对我来说都是这么奢侈的事情,主啊,我好艰难啊。

其实,我们教会并不算穷,车都有好几辆,我们教会也是我们县城最大的教会,可是我们教会里面的传道人却生活的一点保障都没有,因为人怕我们有保障了,就会忘记神。在我们县城里面我相对来说比一般的传道人还算好点的,因为我毕竟还有500块钱的工资。我并不是希望我有多么高的工资可以使我生活的无忧无虑,我只是在想教会能不能想一些措施能够帮助他们的传道人增加一点抗击打的能力。在社会上的职工他们有工厂里面为他们缴纳一定比例的医疗保险,可以使他们在生病的时间不用更多的为钱而焦头烂额,但是到了教会,我们传道人却成了一群想当然的“百毒不侵”的铁人,这就意味着“交保险就等于没信心”,因此教会才不会帮你做这么没信心的事,你如果提出来交保险就说明你对神的信心不真实。

我这次生病之后,我发现有人居然将我生病认为是我信心不好的证明,因为他们说信心好的人根本不用做手术,还有人说是因为我犯罪了,可是我无论怎么检讨自己我都觉得我这一段时间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我甚至借个钱都不敢让这些“属灵人”知道,更遑论我敢开口向他们借钱,还不指定被怎么议论呢?

生了这场小病之后,我越发坚定了一个认识,就是教会一定要为你里面专职服侍的人买一份健康保险,这绝不是我们没有信心得表现,而是我们对于那忠心为主服侍者的爱,当我们力量衰微不能帮助的时间,他还有一份保险能为他一解燃眉之急。我们所认为的“信心”有时间根本就不是信心,而是我们对神一次又一次的试探,我们说“传道人生病是因为没信心”这就是在得罪神。

我在生病的时间切身感觉我就如同一只蚂蚁,在烈日之下沿着墙角徐徐前行,不知道在哪个节点我就会像我身边的其他蚂蚁一样,被晒死烫焦,等到微风送来凉爽的时候,我却再也感受不到了。

注:作者系基层教会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蹦蹦车传道人:这是条信心的路

“每当没钱时,神就通过不同方式加给我,这真是一条信心的路。”回顾十四年的服侍道路,陕西张传道对笔者说道。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所有。未经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