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八:因为不信而跌倒

  • 作者:己过|
  • 来源: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
  • 2018年06月19日 00:15|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八:因为不信而跌倒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本文为第五十八篇连载。

在这个世界上,到底什么才是可信的?请你相信神,相信自己,这就足够了。

小金入狱以后,小丽就开始东奔西跑的忙着讨生活,我已经许久没见到她了。神啊,在我离开这之前,求你至少让我跟小丽道个别吧!可她现在又在哪呢?与庄子话到绝处时,我正这样思想着,我耳中就传来了小丽的说笑声,我抬眼看向门外,还真就看见了她一闪而过的身影!

神啊,你还真奇怪,为什么有些是我一求,你就满足我;可有些事无论我怎样的求,也是徒劳呢?

马太福音:7章9——11节:你们中间谁有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呢?求鱼,反给他蛇呢?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你们天上的父,岂不更把好东西给求他的人吗?

神啊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要什么就给什么的神,但你依据的又是什么呢?你给我的,必是为我好的;你从我手中夺去的,必是对我有的害的,你是以爱为本、以爱为度量、以爱为依据?这样看来,庄子的确是我的祸害,你让我放下他也确是为我好,所以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神啊,你的爱,还真是令我难以理解。但不管怎样,我都要感谢你使小丽及时的回来,给了我这跟她道别的机会!

“不仅如此!”

神你说不仅如此吗?这三年来,小丽就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早已把我对小师妹的情感,悄然的倾注在了她身上。我和小师妹,早已消失在了彼此的茫茫人海中,再就难觅其踪了;如今我不想这种遗憾重演,自然是希望我们的情谊能够尽可能的延长下去:神啊,你是说这事也会满足我吗?

“也不仅如此!”神啊,这么说,你还有什么惊喜给我吗?

“虽算不上惊喜,却也不是坏事。那看似不好的事,也未必真的不好;那看似好的事,也未必真的好……”神的话浇灌而来,我却深感莫名其妙,因为我实在想不通这都是什么意思。

我边疑惑着边来在门口,见小丽走进了楼上最东头的房间,我便跟了过去。

我敲了敲门,门一开小丽就惊喜的叫道:“哇,大姐原来是你啊,好久都看见你了,快进来随便坐吧,看我的新家布置的漂亮不?”

“真漂亮,你怎么又搬这来了啊……”我俩一番火热的寒暄过后,我就伤感的说:“小丽,我刚跟庄子分手了,这事他不想别人知道,所以你也别跟其他人说。我是来跟你道别的,等我离开这,也不知道以后咱俩还能不能再见了……”我郑重的诉着离别,满心都是难舍的姐妹情;她却大瞪双眼地盯着我,满脸都是一副怪怪的表情。她这样的反应,让我觉得自己就像在自作多情,这把我尴尬的说到半截的话,都有些上下不得了。

我正纠结的难受,她就惊呼道:“大姐呀,既然你们分手了,那我就有啥说啥了啊?这话我都憋了好久了,要不是你们分手了,这话我也不能说,现在你们分手了我要再不说,可都要把我憋死了!”

怨不得她这副表情,感情她是憋着事呢?我诧异道:“咱俩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还至于把你憋死啊?你想说什么就说呗!”

她的眼睛转动了一下,迟疑间又下定了决心似的开口道:“那我就直说了啊,你知道院里人都怎么说你们吗?说庄子就是个吃软饭的,整天的就靠媳妇养活;说你就是他免费的保姆,他就是出去找小姐还得花钱呢……你说你傻不傻呀?”她的部分说辞,简直露骨的难以入耳,而她竟是在说我!?

我以为我们早就好姐妹了,原来我在眼里也不过就是个傻子!她说我跟庄子在一起还比不上妓女高贵,却是狠狠的羞辱了我,原来她也从来就没看得起我!我被她羞臊的无地自容,感觉自己就像一棵被扒了皮的树,既承受着赤裸的羞耻,又承受着剥皮之痛!

待她说完后,我红着脸忍着泪的喃喃说道:“你别这样说好不好,我又不是图他什么才跟他在一起的,再说爱情怎么能用物质衡量呢?”

“要不说你傻呢,什么是爱情啊?你记住,爱情虽然不能用物质衡量,但物质就是爱情的试金石。你说你白跟了他三年你落着啥了?他不但什么都没给过你,他还那样的对你,那叫爱情吗?你这就是倒贴都没换来他对你一点点的好,你说你贱不贱……”她越说越激昂,我的头却越垂越低。她的话就如一根根的芒刺,狠狠的扎在了我的心上。

可,她的话因何会深深刺痛我的心呢?还不是因为她说到了我的痛处吗?那不正是我一直在逃避的,没有勇气面对的一面吗?她说我是他免费的保姆,其实我觉得自己在他面前连奴隶都不如,我爱他爱的的确很卑微、很下贱!若没有实际的付出,又如何能体现出爱呢?至少她这话说的没错,物质的确是人心的试金石!所以我和庄子的爱情,从头至尾只不过是我自己编织的梦,而它在别人眼中就是个笑话!

小丽或许是看到了我眼中的泪光,她这才话锋一转的说:“好了大姐,我不说你们的事了,我还是跟你说点正经的吧,反正你们也分手了,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做足疗吧?刚好我们经理正急着让我给找人呢。”

我忍下眼泪好奇的问:“足疗是什么?”

“你真老土,足疗就是脚底按摩呗!”看着她那一脸的傲慢,我惊道:“啊,你说让我去给别人捏脚?”

她鄙夷的说:“那怎么了,我都能行你有什么的啊?你是比我高贵咋地?”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只是我?”

“你就别只是了,就这么定了,我现在就教你,明天你就跟我一块去吧,到了那再让我们那的中医师好好教教你……”原来,她不在的时间里,是去外地学按摩了,学完之后又回北京找到了工作。她说这个不在乎学历,也不在乎身高样貌,只要肯吃苦就行了。

我想,这或许就是水到渠成吧,我刚跟庄子分手,神就为我安排了去处,那我就顺从神意好了。原来这才是神所指的“不仅如此”,这的确算不上惊喜,却也不是坏事。

这时,小丽的朋友冰冰到访,我们三个就一起练起了按摩来。小丽先是给我按摩了全身,好让我记住按摩时轻重舒缓的要领。经她给我一按,我极度倦怠而又沉重的身心,一下就轻松舒适了不少,为此我感动的都要落泪了。我没想到我这不堪重负的身心,竟在她的双手下得到了缓解。

我忽然觉得,按摩也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只要是对人有意义的工作,也就没什么丢人的。因此,我放下了心理上的抵触,并认真的跟小丽学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我拿上《圣经》带了些简单的行李,就跟小丽离开了大院。

来到亦庄开发区,小丽带我走进了一家五星级俱乐部,这里空间广阔环境优雅舒适,我第一感觉就是:以我眼下的状态,这里真是个适合我疗伤的好地方!神啊你说的真对,看似不好的事,也未必真的不好:现在我赚不赚钱都是身外事,而我这极度衰微的身心,却是急需得到休养,所以你真是体恤我真正需要的神!

“那边是酒吧,这里是茶楼,那是游馆……”小丽一边带我往里走,一边给我介绍着这里的一切,最后她带我来到桑拿部说:“喏,这就是咱工作的部门,你还傻愣着干啥,快跟我进去吧!”

我跟在她身后,穿过了走廊和吧台,最后来到了休息室。休息室一排排的沙发里,懒散的躺着几个人,小丽拉我到其中一人身边说:“大姐,这就是我跟你说的中医师老李,老李拜托你教教她呗,回头我请你吃好的……”

在小丽的软磨硬泡下,一脸笑眯眯的老李这才起身离开沙发,开始教起了我专业的按摩知识和技术。

我们的职称叫作技师,技师在工作时间内,若非有客人需要按摩,我们就都呆在休息室看电视,或是睡觉或是闲聊等等,倒是很自由。

女技师有着专用的宿舍,宿舍里也只有我和小丽两个人,而她几乎每晚都不在这住,所以这宿舍里就只有我孤单一人。我暂时的放下了庄子,一切的沉重和疲惫也就忽的松弛下来,而这却令我倦怠的只想沉睡。

几天充足的睡眠后,我感觉自己就像从死中又慢慢的活过来了;而在我活过来的同时,却又发觉自己面对的,只是一个人梦醒后的孤寂。回想着曾经的种种,我的心是寒的,灵魂也始终是孤独的:我的父母,我所在意的每一个人,最终谁也没能成为我长久的陪伴,谁也没能像我爱他们那样爱我!所以,我至终还是一个人,无助而又彷徨的,面对着这个冰冷而又令我难解的世界。

比起我曾付诸和寄予在人身上的一切,我枕边的《圣经》倒成了我唯一的安慰,我真不知这到底是我的悲哀,还是我的幸运!每晚,我入睡前,最后消失在我视线的是《圣经》;每早,首先映入我眼帘的还是它;虽然我只是偶尔翻阅一眼,但只要我看到它在我眼前,我就能感到安然。

每当我的目光接触到《圣经》,我就觉得它是我所拥有的,最宝贵的财富;只要我还拥着它,我就还拥有着未来,那是一个充满着无限可能的未来,但前提是:只要我不放弃才可以!这样的声音,无数次的响起,我分不清这是我的所思,还是神的召唤。但,这却令我的心与神贴的更近,在我与神的交流中,我聆听到了令我释怀的话语,我也就逐渐走出了阴郁,并重新燃起了些许对生活的热情与希望。我想,我还是幸运的,因为我至少还有神,不是吗?

可是,就在我来到这里一周之际,我正为自己身心恢复良好,而对神充满感恩的时候,小丽就对我说:“大姐,你还是回去看看庄子吧,他现在可颓废了,看着特别可怜……”她这么一说我的心都碎了,我好不容易归于平静的心绪,就又荡起了波澜。

我们工作的时间是在午后,所以第二天一早我就回了大院。

走进大院门口时,我一眼就看见庄子正蹲在楼梯旁的屋顶上,面对墙外的虚无发着呆;他手中的香烟缓慢的上下移动着,那轻薄缥缈的烟雾,衬托着他那颓废而又寂寥的身影,真是里外都透着凄凉。

我移步到了他的面前,看到了他那满脸的憔悴;他看到我的刹那,他的眼中就闪出了一抹亮光,当我说出我只是回来看看他就走时,他的眼神就又暗淡了下去。

我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悲伤,努力说着宽慰和鼓励他的话语,但他好像并没有在听我说什么。接着他就直接打断我,自顾自的说道:“我跟丁哥在赌场放账,说不定很快就能赚到大钱了,等我有了钱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你都不知道,前些天有个人用豪车抵押借钱,结果他输光钱后就偷着把车开跑了,昨天丁哥带我们把他给绑了,弄到郊区去那么一吓唬,他立马就把钱还了……”

他果然是没听我说什么,他满脑子竟然还是这些事,这真是太令我失望了!“庄子,你就不想想,那人如果报警后果得多严重吗?我不是说了嘛,我根本就不需要你补偿我什么,如果你真想弥补我,那你就找个工作脚踏实地的做人吧,这就算是你对我最好的弥补了,你明白吗?”

“你放心好了,赌博本身就是违法的,所以他们不会报警的……”哎!他真就只顾沉迷于他自己的世界,根本就不在乎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我是跟他分手了,但我只是站在远处,在祈盼着他的回头;如果他真有回头的一天,我还是会回到他身边的,因为我是真的爱他。可他,还会有回头的那一天吗?

看他一脸的灰暗之色,我忽的又是一阵心慌意乱,眼见我上班的时间快到了,我就迫切的说:“庄子,你先不要说这些了,要不你跟我去我上班的地方看看吧,这样以后你要是想见我,随时都可以去那找我。”

“我不去,还不够丢人的呢。”

“这有什么可丢人啊?你就跟我去吧,哪怕你到那看一眼就回来也行……”我又是急切的央求了他三遍,他却死活都不肯跟我去。

他一向反感我的预感,所以我不敢直说,我想他若在乎我,他是会跟我去的,可他却断然的拒绝了我。

“那好吧,你自己多保重,我上班的时间快到了,所以我必须得走了。”我看着他说,我是多么期待他能改变主意啊?而他只是消沉的点了下头,说:“嗯,你走吧。”

我一步三回头的看向他,他依旧蹲在屋顶上,依旧望着墙外的虚无,他就连一眼都没有转向我。我痛心而又忐忑的走出了大院,并不住的为他祈祷着。

我向神祈求,能让我替庄子承受一切惩罚,我愿用生命换得他平安。就这样我在心神不宁中,执着的祈求着,直到第三天中午。

中午,我刚到休息没一会,小丽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她看到我就惊呼道:“大姐啊你咋还跟没事人似的呢?你快回去看看吧,庄子被警察抓走了,就你那天回去看他,你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被抓走了,他和胖子都上法治进行时了,主持人说他俩的刑期得二十年打底……”小丽还在滔滔不绝,我听到了“二十年”之后,再就什么也听不清了。

我昏昏然然的步入了我和庄子曾经的家,只见房间里柜倒床翻,一切物品七零八落的散在地上,我仿佛就看见了庄子被抓时的惊恐,和这房间被搜查时的完整过程!这一刻,我才确信庄子真的被抓走了,我双腿一软就瘫在了地上,并撕心裂肺、悲痛欲绝的嚎啕大哭起来!

原来,这才是我真正的刻骨铭心之痛!神啊,你太残忍了,我那么的求你,你怎么就无动于衷呢?二十年啊!二十年他这辈子不就毁了吗?他那可怜的父母又怎么受得了啊?我是预感到他会入狱,我也是有心理准备的,神啊,可那绝对不是二十年啊……我崩溃的嚎哭着、愤恨的抱怨着,直到我哭到没了力气,也没了眼泪,我依旧呆坐在地上,久久的一动也没动。

我好似从万丈悬崖跌落,身体和灵魂都被摔得粉碎,只因我不但再次的背弃了神,并且我还深深的恨上了祂。在我痛不欲生时,魔鬼嘲笑我是多么的傻,它再次用我的痛证明:神不爱我;我所以为的神的爱,就像我一直以来的傻一样,那不过是我的自欺、不过是神的谎言。我信了,信了魔鬼的声音,所以在那一刻,我就被魔鬼推下了悬崖,却不自知。

“庄子去干这事,你怎么不告诉呢?你说我缺过他什么,他非得背着我去跟外边的人干这些……”大哥是在指责我吗?我神情涣散的站在办公室,听着大哥的数落,我忽然很想狂笑几声,因为他的话实在是太可笑了!

数月前,庄子就通过别人认识了丁哥。丁哥在赌场放高利贷,庄子早就拉上胖子三天两头的就去给丁哥做事了,这事虽不是人尽皆知,但也算不上秘密,大哥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他现在却装作一无所知的数落我,这难道不可笑吗?

只是我没想到,大哥数落完我,又说带我去找人托关系。我恍惚的跟大哥上了车,光头开着车三拐两拐之后,就驶入了一个高档小区。大哥下车向楼门走去,这时光头对我说:“你知道托关系要花多钱吗?大哥可以帮你找关系,但是这钱……”

蓦地,我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带我出来了:院里有人传言我家很有钱,就因为他看到我毫不吝啬的给庄子花钱了,他们都知道我是多么爱庄子,所以?我真是傻,大哥真能救出庄子吗?不,他没有这个能力,否则小董就不会到现在还在监狱里了!

原来大哥和光头,只不过是在演双簧,趁人之危落井下石,才是他们的本质!大哥如果真是仁慈的,他又怎么可能成为黑道大哥呢?所以他们都是虚伪的,他们的义气也都是做给人看的,而他们也正在把我当傻子耍。

 “我家和庄子家都很穷,就算是他爸妈倾家荡产,也拿不出几个子来……”我绝望的呢喃着,接着我们是怎么回来的,他们又说了什么,我一概的都不知道了。

是我害了庄子,要不是我跟他闹分手,他也不会总想赚钱来补偿我……在这样的自责中,我的世界里除了追悔和怨恨,就什么也没有了。在人前,我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以好让自己看上去像个正常人;在人后,我不是发呆就是默默流泪,不是万念俱灰的冷笑,就就是切齿的与神叫板。

三个月后我买了手机,而小丽就在这个时候辞职了。她辞职后就不断打电话催我辞职,她总是说:“我都不在那干了,你还赖在那干嘛?”

她不想让我继续呆在这,不过是怕我知道她的秘密,其实我早就知道她在这里跟我们干的不一样了,可她还在把我当傻子。但,想想那次,那个醉酒的客人拉扯我时,我一脚就把他从按摩床上踹到了地上……就我这么冲动,万一哪天有客人把我惹恼了,还说不定我会闯出多大的祸来呢。我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按小丽的意思辞了职,并回到了大院。

我和庄子的房间依旧,却已是物是人非,触景生情之下,我真是太煎熬了。每当我痛到极处时,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把自己灌醉,我边喝酒边痛哭,直到我筋疲力尽时,我就会慢慢的睡去。

半醉半醒,半是癫狂半迷惘,就成了我日复一日的常态。

直到庄子被抓满半年的时候,大院里才传来了他确切的消息。因为主犯丁哥迟迟没有落网,庄子和胖子最终被判刑一年半。得知这样的消息,我就像一下得到了解脱。我想这才是与我的预感相符的,看来我又误会神了!而我这半年来,几近癫狂的痛苦煎熬,却是我冲动的偏听偏信,和对神的不信造成的,我真是太愚蠢了!即便是电视上说的,即便大哥说一旦上了电视他也没辙了,那还不是不如我的预感准确吗?所以,我应该相信自己直觉,更应该相信神!

很快,我收到了庄子寄来的接见单,我就奔向了大兴去看他。我看见了庄子,但我们的电话却是坏的,他无助而又焦急的看着我,我们把手贴在玻璃上,就那么无言的相望着,直到接见时间结束。

(未完)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七:走不出的迷障

人若失去了自我,就会成为他人的负累;人若太过自我,就会成为他人的伤害。?我也看出来了,这样的日子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他想要的;因为我不快乐,他也不快乐,我们继续在一起,也只能是彼此无尽的折磨!尽管我还爱着他,但我已经爱到没了力气,所以我们还是算了吧!?为了我们的分手不至于太过痛苦,我想先从小别开始,来让我们逐渐适应没有彼此的日子,等我们适应了分离再分手,这也算是留给彼此最后的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所有。未经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十八:因为不信而跌倒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