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愫读托尔斯泰《天国在你心中》(一)

  • 作者:韶华|
  • 来源: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
  • 2018年06月21日 11:37|

通常提到列夫·托尔斯泰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是谈论他的另一部著作《复活》,可能也有更加了解托尔斯泰的人,会如数家珍的列举出来他一生中的其他著作,不过若说在思想界里面作为能够表达托尔斯泰的著作就必须要读一读《天国在你心中》这本书了,英国人埃尔默·莫德曾经写过一本托尔斯泰的传记,里面讲到本书的时候,作者说它“是一部极其卓越的著作”。因为托尔斯泰在这本书里面详尽了阐释了自己关于基督教政治学的看法,即一个真正的基督徒该如何在这个世界上去生活。

托尔斯泰认为,“基督教不是一种神秘的教义,而是一种新的生活态度,一种唯上帝价值体系的态度。”在本书里面,托尔斯泰尤为关注世界上的政治战争,正如有人会问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能不能离开战争?人们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建立一个完全没有战争的社会?这听起来似乎是一个乌托邦式的世界,然而却是托尔斯泰有关天国最为精致的崇思,他认为天国就是那个样子的,至少我自己应该是那样的,因为天国就在我心中。

托尔斯泰认为自己找到了一条可以为人类构建永恒幸福的道路,这条道路就是圣经中耶稣所启示的那句名言“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左脸,就把右脸也转过来任他打”,托尔斯泰认为这句话就是心中拥有天国之人的生活态度,因此他坚决地反对战争。虽然他年轻的时间也曾经参军,并且在军队里面表现优秀,或许他的战争经验也成了他日后这一思想形成的推动力量,那就是“依靠撒旦永远不能驱逐撒旦,以战不能真正止战”。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托尔斯泰从十二个方面来阐释其理由,这也是《天国在你心中的》的写作动机,我们将用简短的言语来描述这两个方面的理由:

第一:在这个世界的角落,依旧有基督的教导被人坚定的宣示着。

耶稣基督关于战争的教训,虽然被众人不断地遗忘着,但是在这个时代祂依旧通过少数人在宣示着。这里面托尔斯泰提到了三个基督新教的派别,分别是贵格会、门诺会和摩拉维亚兄弟会,可能很多人会对这三个教派有异议。因为在加尔文主义如此被推崇的今天,这三个派别几乎又到了要被“斩首”的地界,然而我们只是就事论事的讨论托尔斯泰的思想,并无意挑起任何宗派之间的矛盾。贵格会与其他两会认为“基督教的教义,是深入人的灵魂,不是通过暴力手段和短剑,而是通过不用暴力抵抗恶人并用友善温柔传遍整个世界的。一个基督徒应该存友善与人相处,没有任何权威可以胁迫基督徒拿起武器对他的邻人做出违反上帝训诲的事情。”

除去这三个教派的看法之外,托尔斯泰还得到了一份由一位黑人解放斗士发布的《宣言》,这里面讲到的思想与托尔斯泰不谋而合,托尔斯泰尤为推崇里面的这段话:

“我们认为,人类历史的大量事实证明,肉体强制无益于道德的改造,人们罪恶深重的习性只能用爱来征服,邪恶只能用善来根除,因此我们不会相信,军队的强化可以免除我们的伤害,真正的安全只能寓于温良恭俭让里面,只有温良才能与大地共存,而诉诸兵刃的暴力只能和兵刃一起毁灭。”

因此托尔斯泰极端厌恶革命理论,他甚至认为“革命理论的精神是报复、暴力和谋杀,这种理论既不惧怕上帝也不关怀人类。”

下面我们要说的可能会引起很多人的心里不适了,由于托尔斯泰反对一切暴力,因此他反对人去服兵役,也反对基督徒将得罪自己的人诉诸于法律,他认为这一切都是错的,都与基督的教训不相符合。或许身处“有仇不报非君子”的文化体系里面,我们很难想象有些西方的基督徒会赦免那些夺取他们亲人生命的凶手,这在我们看来简直不可理喻。

他认为基督耶稣关于反对一切暴力的首要意义就是——唯有真正的善才可以使邪恶被彻底根除,如果不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对抗恶,所带来的结果只能是使恶在这个世界上成倍的增加。例如一个人攻击另外一个人并使他受伤,从而造成了他人的仇恨心理,这就是全部罪恶的根源。由于他们侮辱了我们,我们便反过来侮辱他,这个看似公平的理由,实际上却是重复为恶,不但是对他人,也是对自己在心中默默培育恶魔,我们本想想要借着反击清除恶魔,反倒最后养肥了恶魔,使他最终被爆发出来。

——撒旦不可能赶走撒旦,谬误不可能被谬误清除,罪恶更加不可能被罪恶消灭。当你用残忍的手段杀死了残忍的人,你就是比残忍的人更加残忍的人,不要与恶人作对,防止你成为比他更恶的人。

当你不用恶的方式反击恶,你才是对恶真正的反抗,你才是一个砸碎了毒蛇头颅并终止罪恶蔓延的勇士。说到这里,我本人有一个小小的见证想与大家分享一下:有一回我骑着电动三轮车走在一条小路上,路其实很窄,后面有一辆渣土车不断地按着喇叭,其实我很想给他让道,但是路真的很窄,我想到前面路口拐一下弯,然后把路给他让出来。还没等我想完,我就听到那个渣土车司机开始骂骂咧咧地吼着一些极其难听的话,看年纪也不大,不知道为什么戾气这么重,我就停下车尽量往边上挪动,其实我的脚都已经在路边的坑里了,就这样我把路给他让了出来,他油门使劲一踩过去了,冒起来的黑烟呛得我难受。其实我并不觉得愤怒,因为我认为跟这样的人争执也没什么益处,他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讲理的人,这样的人还不如让让他。社会上总会有很多的垃圾人,这些人充满暴怒和戾气,他们为什么有这样的暴怒和戾气,或许他们心里正在怀恨着什么,而那个他们怀恨的东西又是他们不能战胜的,所以当此时你不能镇定你自己的时间,这种愤怒就会如火一样临到你的头上。所以莫不如微微一笑,绕着走也好,这样你心里的善就阻止恶的叠加,你不是懦夫而是一个真正以智慧止战的人。怕什么别人对你的嘲笑?因为他们正是这么嘲笑基督的。

前几年的北京据说有这样一件事,一位年轻的妈妈推着自己的孩子在路上走,忽然被一个喝了点酒的人撞到了,这个喝酒的人嘴里有点不干净,骂了一句就走了,结果这个妈妈没忍住,就回击了那个酒徒,酒徒怒火被点起,举起婴儿车里面的孩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我绝没有说自己不分善恶,我其实在告诫我们自己远离垃圾人,不要用同样的垃圾回应那些丢我们垃圾的人。有人说这方法可行么?这句话也是托尔斯泰面临的问题,他说:他是可行的,正如上帝赐给我们的全部善良的谕旨一样可行。但是它的实施并非那么的容易,若没有自我克制、备尝艰辛和蒙受苦难,甚至在极端情况下会失去生命,这样的善就不能真正的被实行。一个把生命、羞辱、艰辛和苦难看得比上帝的谕旨还要重要的人,他真正的生命已经死掉了。这样的人想要保全他的尊严、面子、生命,但是最终会失去这一切。

我们可能还会问,会不会我们对于恶的不抵抗导致别人更近一步的恶的施加,这个完全有可能,但是托尔斯泰引述另外一个人的话恰恰解决了这个问题:如果只有一个人做出不抵抗恶的决定,其他人都同意将其处死,这对那死者而言难道不是一场胜利么?这不是基督么?爱仇敌并为之祈祷,相比于带着凯撒的皇冠,身上溅满屠杀的血腥而活着,难道不是更有意义么?这只是最坏的结果,其实我们没有注意到,无论是在文明社会还是在野蛮社会里面,使用暴力的人往往比不使用暴力的人更加危险。

(本章完)

下一篇:自以为是的教会和所谓自由思想家的不抵抗宣言

相关新闻

深夜目睹暴力事件后 我的祷告开始变得恳切

深夜那一刻? 我呼求主的圣名昨夜,在沉沉的睡梦中,我被一阵阵打吵的声音惊醒,看了下手机,两点多一点,迷迷糊糊中听了一会儿,感觉声音很近,似乎就在窗外,这个时间点,谁会在户外吵架呢?因为我住在一楼,窗户两米处护栏外,就是高架桥下的人行道,因为吵声实在太响,我忍不住轻轻地起来,走到窗户跟前,把窗帘拉个小缝一看,路灯下触目惊心的一幕就在 眼前:一个年轻男子抡着巴掌朝一位女子头上不停的挥去,那女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所有。未经福音时报--基督教新闻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